(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復旦主頁 | 復旦郵箱 | OA系統 | URP系統 | 我要投稿
搜索
復旦新聞文化網新聞校史通訊

力助于敏院士克難登頂的復旦講師何育遼

作者:徐祖哲 攝影:題圖制圖 鐘凱旋來源:《校史通訊》第102期發布時間:2015-01-13

按語:2015年1月9日,于敏院士榮獲2014年度國家最高科技獎。他的獲獎弘揚了一項重大科學成就,也是60年前新中國科學遠景規劃的一次輝煌展現。十分榮幸的是,在這次科學“登頂”中也有復旦人的直接參與。日前,《校史通訊》102期刊登了《何育遼:中國計算機事業的先鋒》一文。文章提到,于敏攻關所用的5萬次的電子管計算機,是由華東計算所研制的,而這臺計算機的首任項目主持人就是復旦講師何育遼。1960年華東計算所接受了上海市委下達的J-501計算機的研制任務,何育遼調出復旦,領軍受命。他定方案,建隊伍,嘔心瀝血,卻不幸于1962年病逝。但這臺當時中國最快的計算機如期完成,被鄧稼先和于敏選中。1964年底前,在這臺計算機上完成了關鍵性的氫彈理論問題。核武器是今日民族復興的有力保障,對中國的意義不言而喻。鄧稼先、于敏等的成就代表了一種精神和意志。J-501的成功和何育遼的奉獻,同樣也弘揚了一條科學路線和一種工作方法。我們要走近于敏、了解于敏、繼承于敏,也要知曉復旦人是如何不失時機地加入到中國計算機的開拓行列。何育遼等先輩的無私奉獻精神和創新追求,是留給我們的最好精神遺產。

 

解密:第一顆氫彈試驗中的復旦人——何育遼

何育遼(1914-1962),男,浙江慈溪人,復旦大學工學士。1941年10月進入內遷到重慶的復旦大學土木工程系,1944年7月畢業后留校任教,1952年升講師。1956年8月赴北京,參加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的第一屆計算機訓練班。1958年結業回校后,隨即根據上海市委要求,在復旦大學舉辦的計算機訓練班上負責專業工作,為上海市培訓了第一批101位計算機人才。根據國家12年科學規劃的安排,何育遼被調到華東計算所,先參與研究所籌備工作,然后擔任計算機研制項目負責人。1962年去世,年僅48歲。

上海為“兩彈一星”做出了許多重大貢獻,在電視片中看到于敏、鄧稼先等到華東計算所工作了3個月,解決了氫彈的理論關鍵問題。當年,國內研制出最好的電子計算機每秒運行5萬次,北京有一臺叫119機,上海這臺叫做J-501,它鑒定那天正好是1964年10月16日,下午3時,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2年零8個月后,中國第一顆氫彈試驗成功。


J-501電子管計算機

一年之后,國家科委準備在人民大會堂召開表彰大會,華東計算所的虞浦帆先生獲得“發明證書”,當年的這種證書是“國家榮譽”,還附有金質獎章和一萬元獎金,按照當時的物價和工資,這可是一筆巨獎。被上海和北京的同行們不時想起的,還有一位沒能參加鑒定會的華東計算所的何育遼講師,他曾是這臺計算機的首任項目主持人。1960年初,接到任務,他就全力以赴,到北京了解情況,獲取資料;赴南京,商討軟件合作;回上海提方案,定電路,測試器件、組裝生產,帶領幾十位大學生、中學生(程序員)和復旦大學計算機訓練班畢業不久的48名學員,研制工作全面展開。

當時,中國仿制蘇聯的二臺電子管計算機剛剛啟用半年時間,一臺103機速度才達每秒300次,另一臺是一萬次,要生產這臺將近20個機柜的大型計算機和全套外部設備,難度可想而知。1962年,正在任務最關鍵時候,何育遼不幸罹腦癌,年僅48歲。三年困難時期,工作壓力,營養缺乏,任務勞累,體力消耗,使他付出生命的代價。

老何走了,任務不能停頓,研究所只有他和兩位中級職稱的技術人員,由虞浦帆工程師接任項目負責人,繼續奮戰,終于順利完成任務。

做出這臺計算機是一項大功勞,103機要算幾星期的題目,現在不到一個小時就能完成。虞浦帆先生是因一臺配套的高速打印機而獲“國家發明”獎勵。這臺打印機每秒鐘可打印2000個字符,速度達到世界打印機的前列。因為有了這個“吞吐”速度,鄧稼先等才來到上海,才在規定的期限內,完成了氫彈的計算任務,虞浦帆功莫大焉,華東計算所了得!

召開鑒定會的時候,J-501機已經運行和算題大半年,主持鑒定的中科院副院長吳有訓告訴科技人員,我們的原子彈剛剛成功爆炸了,你們這臺計算機完成了與原子彈有關的許多計算任務。同事們當然為此高興,喜悅在內心,5年的日夜辛勞值得。這些領導和同事們也沒有忘記何育遼。他的去世是華東計算所的一大損失,將近50年過去了,許多材料和檔案中,都留下了對他的記憶。

在同事的回憶中提到,何育遼先生在去世前一個月,大抓生產質量,晚飯后給職工講脈沖電路課,邀請中科院計算所的科學家蔣士騛到嘉定新所址介紹晶體管計算機。北京大學計算機專業的張世龍老師,南京大學的知名軟件專家徐家福教授的回憶中,都有對何育遼的記憶和對計算機技術的商談、交流。

何育遼是那種在能大戰中拼死向前、沖鋒陷陣的“戰士”。雖然他沒有看到J-501機的成果,看到鄧稼先他們來研究所上機,更沒有看到今天人手一臺智能手機,滿街數字大屏幕的景像,但他無愧于中國計算機事業的先鋒。

由于當年的任務屬于機密,何育遼的家屬親友,大約也不知道他的具體奉獻。我也想告訴他們,何育遼先生為中國計算機事業,為“兩彈一星”做出了重大貢獻,他的成就和奉獻,應當如古代的埃及人、希臘人、羅馬人那樣,用“金字”寫入史冊,在中國的數字大道上永存。

相關文章

  • 驗證碼:

本周新聞排行

相關鏈接

網站導航- 投稿須知- 投稿系統- 新聞熱線- 投稿排行- 聯系我們

復旦大學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版權所有,復旦大學黨委宣傳部網絡宣傳辦公室維護

Copyright@2010 www.cdirwe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尊龙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