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復旦主頁 | 復旦郵箱 | OA系統 | URP系統 | 我要投稿
搜索
復旦新聞文化網新聞專家視點

張廣智:復旦大學教授 從三個維度觀察史學未來發展趨向(大家手筆)

作者:張廣智來源:《人民日報》2018年11月26日 22版 發布時間:2018-11-28

從事歷史研究的人都會關心史學未來發展趨向:下一代史學是什么樣子?史學究竟會進化到什么程度?顯然,沒有人能精準預測史學未來發展的每一個節點。不過,鑒往可以知來,我們可以從20世紀以來史學的發展歷程來觀察史學未來發展的大致趨向。

史學與其他學科融合,不斷打造“新史學”。史學作為一門學科,源遠流長。到了20世紀,史學的變革不斷加速,日漸脫離傳統史學的臍帶,從傳統史學走向“新史學”。20世紀后,“新史學”一路走來,到50年代之后曾一度雄踞史壇、風行一時。在這一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新史學”實際上伸出了兩只手,一只與自然科學牽手,另一只與社會科學相挽,交匯溝通、互補反饋,而不再“閉關自守”、束縛在單一的史學研究模式之中。在西方,從魯濱孫的史學需充分利用“新同盟軍”的吶喊,到年鑒學派“打破學科之間圍墻”的呼喚,都旨在倡導跨學科、多學科研究,隨之而來出現了現代史學的多個分支學科,如心理史學、計量史學、口述史學、影視史學等,史學日益呈現多姿多彩的景象。在中國,自20世紀初以來,“新史學”運動也是一浪接一浪。梁啟超強調“新史學”研究應當“取諸學之公理公例而參伍鉤距之,雖未盡適用,而所得又必多矣”。不過,正當“新史學”特別是西方“新史學”躊躇滿志之時,也出現了諸如“被砸得粉身碎骨的歷史學”“沒有人的歷史學”等質疑,一些人認為“新史學”成了“非史學”,喪失了史學的社會功能與學術價值。“新史學”將來會發展到什么樣子,當下還看不清楚,但史學與其他學科融合之勢卻難以阻擋。觀察未來史學發展趨向,這是一個重要維度。

東西方史學交流互鑒、取長補短。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史學的發展當然需要東西方史學交流互鑒。在這里,東方史學主要是指中國傳統史學。中國傳統史學源遠流長、十分發達,有許多值得西方史學借鑒之處。正如有學者所言,“不同源流的史學,會而合之,比而觀之,更是學術上的盛事。缺乏史學思想的互通,人類將難有互相了解之日。”在20世紀以來的史學發展歷程中,東西方史學交流互鑒日益增多。展望未來,這種交流互鑒、取長補短必定不斷出現新局面。我們要積極倡導東西方史學的跨文化交流,也必須在現實中創造條件促進這種交流。這對于正在走向世界的中國史學、對于西方史學進一步發展都具有重大意義。雖然東西方史學交流互鑒、取長補短是史學未來發展的一種趨向,但當前面對西方學術文化上的霸權,我們還有許多艱苦的工作要做,可謂任重而道遠。

唯物史觀為重繪世界史學版圖創造了條件。19世紀40年代馬克思、恩格斯創立了唯物史觀,經典的馬克思主義史學同步產生。第二次世界大戰后,隨著世界格局發生深刻變革,國際史學也發生了新的重大變化,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有力指導和推動史學發展,不斷凸顯自身的價值。比如,唯物史觀推動形成了自下而上的治史方法,擴展了史學家的視野。在歷史研究中,出發點是“自下而上”還是“自上而下”,成了馬克思主義史學與非馬克思主義史學之間的分界線之一。馬克思主義史學始終關注普通民眾和他們在歷史上的作用,留意處在社會底層的人們的生活狀況、喜怒哀樂、前途命運。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是指導歷史研究的科學理論,其價值必將在史學未來發展中進一步凸顯,也為重繪世界史學版圖創造了條件。

相關文章

  • 驗證碼:

本周新聞排行

相關鏈接

網站導航- 投稿須知- 投稿系統- 新聞熱線- 投稿排行- 聯系我們

復旦大學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版權所有,復旦大學黨委宣傳部網絡宣傳辦公室維護

Copyright@2010 www.cdirwe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尊龙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