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电影天堂

5156电影任正非称没有996,疫情期间任正非采访精编

看完这份纪要突然发现我不小心已经完成了任正非最大理想,或许你也可以做到,先卖个关子,让我们继续往下看5156电影。《疫情对华为5156电影的影响,华为如何应对疫情》任:疫情的影响是肯定的,我们的增长没有以前迅猛了。我公司从2月1日开始上班,目前已经逐步恢复90%多的生产力,但是在物料供应上,跨国、跨公司困难是存在的,中国很多小公司没有防疫条件,我们就去帮助解决(如口罩等),第二对运货卡车司机给予奖励,调动司机的积极性,三是我们增加一些费用支出保障客户的需求和供应,目前国际空运成本非常高,费用涨了三至五倍。另外很多维护人员为保障通信畅通,不能在家隔离,就提高他们的补助,国内每天2000人民币补助,海外每天150美金补助,让他们在为客户服务时有好的条件来进行自我保障。另外这里任总提到了一个情况,全球除了武汉,华为没有感染的员工。武汉地区感染者也很快治愈了。《美国是敌是友》任:如果我们不想死,就要向优秀的人学习,即使对方反对我们,我们也还是要向他学习。否则怎么先进呢,科技公司不先进就要死。另外制裁华为只是美国少数人的意见,他们代表不了美国企业和美国人民。我们还是真诚的与美国科技界、美国企业加强合作。比如论文是全世界公开的我们也去读一读还是要向美国学习,因为它最强大。任正非表示全公司上下20多万员工,从来不说美国如何如何,只认真学习美国的先进,公司会把美国如何打击华为的文章挂在网上去理解如何把自己变得更好。《如何把美国好的东西移植到中国的土壤上》任:向西方学习流程,让每个环节都拥有权力。内部最高层领导,越高层的领导越没有权力,都通过授权授出去了。把所有权力都放到流程里,流程才拥有权力,最高领导只能做规则。因此,改到最后的结果,我就成“傀儡”了,我越是“傀儡”,越证明公司改革成功。《如何想出来华为的股权结构》任:1、我们与房地产等其他企业不同,华为的财富在每个人的脑子里,又不可能把每个人的脑袋装在我们的口袋里,所以要给他们的脑袋回5156电影报,创造的财富就要分一些。2、科技公司是有继承性的,员工昨天创造的成果明天后天也会发挥作用,不能说昨天发了奖金,今天就可以白用。所以,我们用股份的方式回报员工昨天的劳动。《员工持股企业是不是永远没有上市的需要》任:也可能有吧,但没人想过。《华为作为一家非上市公司,以上市公司的方式来公开每年的业绩,把公司商业数据、机密都给全世界看,为何要这么做》任:我们每年有数千、上万个国际合同要投标,每个合同投标时都要附上审计报表,没有审计报表,我们连投标资格都没有。所以,我们的审计必须是世界上最权威的公司。审计报告是要公开的,目的是让客户对我们信任,投标时客户的董事会还要对这些报表进行审查。审计不只是财务报表,很多5156电影细节都在看。《科技公司有996的说法,华为似乎是007,从0点到0点,每周7天》任:我们没有996的说法,更没有007。我们在劳动合同方面还要高于中国的标准,因为要接受欧盟调查,所以我们最基层的员工想多加一点班也不行,超过一定小时数以后原则上是不再给报酬的。少数科学家、特别高端的人员,在有使命感的情况下多一些时间工作是有可能的,这也是有时段的。《华为的“狼”文化》任:我们认为狼有三个特点:敏感性、团队性、不屈不挠性。1、狼最大特点是鼻子很敏感,能知道客户的需求在哪儿,能知道十年、二十年后科学技术的方向在哪儿。2、狼不是单独出击,而是群体作战,代表了团队精神。3、狼还有一个特点是不屈不挠,拼死拼活也要做成这件事。干部不能发现有困难就要求5156电影换岗位。为什么要换岗位?换到别的区,即使从高职位换到低职位岗位,也会压制了那儿的年轻人成长。不能换,死也要死在这个战场上,不行就去给这个团队煮饭,也要在那里,战役打下来,你也是有功的。《为什么刚开始走出去时华为不考虑先走入高端市场呢》任:早期,中国市场是让西方国家100%占有了,我们在国内的市场上没多大机会,而非洲正处在战乱阶段,很多西方公司都跑了,但非洲还是要通讯网络的。我那时去非洲,到处战火纷飞。我们在非洲的市场占有率世界第一,就是当时积淀下来的。随着我们越来越先进以后,才能走入高端国家。《哪个市场的开拓和发展最让您觉得骄傲、最有成就感?哪个市场最有挫折感?》任:当然中国是最大的市场;在海外市场,成就感最大的是欧洲,基本所有的欧洲国家都很喜欢我们。我们从没有挫折感,是有困难,但是困难不等于挫折。《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在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铺设5G线路设施上,其实都是华为做的,你们也没有宣传,为什么您会选择低调呢?》任:我不理解什么叫高调、为什么要高调,我们也不是故意低调。火神山工程从开始到完成我都不知道,当时没人给我报告过,我跟你们一样,也是在新闻才看到的。《您是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您女儿在加拿大已经很长一段时间,目前加拿大疫情蔓延,您有没有担心?》任:她的丈夫和妈妈一直陪她,因此我不担心。作为父亲来说,我不是称职的父亲,也不是称职的家庭成员,因为我把精力都用在公司里面,这是人生很大的一个遗憾。现在孩子都大了,回想起来,该躲猫猫的时候没陪他们,该给他们讲故事的时候没陪他们,儿女跟我们感情不深很正常;夫妻感情不够和谐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很长时间没有去陪她,这也是一个遗憾。《关于孟晚舟,您对于最坏的结果有没有心理准备?怎么面对?》任:我相信不会有最坏的结果,因为全世界像华为这么守规矩的公司,西方也很少。美国情报系统花了十几年的时间,集一个国家的力量在找我们的茬,至今也没有拿出什么证据来。《完全去美国化是没有必要的?》任:全球化下,缺少任何一个角落都会有问题。菲律宾在疫情下停产了两天,我们都很紧张,更不要说美国了。《华为是否有一整套芯片的替代方案?》任:是的,我们能完全自己供应自己,但我们还是在买高通芯片,今年买多少不知道,以前每年都是购买几千万套芯片。只要美国批准,英特尔、高通……很多公司,我们都在采购,都是大规模买的。万一有天我们不行了,别人也不卖给我们,我们不就死了?所以,同时购买,即使我们有了也要购买,互为备份。《国内生产的芯片是否能完全符合华为自己的要求》任:国内芯片厂家目前生产中低端芯片还是有能力的,但是高端芯片能力不足。任何一个芯片制造公司都需要一个成长过程。《您觉得华为会被美国超过吗?您有危机感吗?》任:本来社会就是你追我赶,交替性领先,没有哪家能长期绝对领先。“后有追兵”对你有好处,让你要跑得快一些,否则屁股被狼吃掉了;若是在后面的也要跑快一点,否则就咬不到前面羊的屁股了。所以,你追我赶,这对企业是有好处的,有激励性作用。《有什么话想对美国特朗普总统说的》任:人类要共同奋斗,共同为人类服务,这是我们办企业的最终目的。《特朗普总统说“干脆搞6G”,华为现在有考虑发展6G吗?》任:我们一直在做6G,与5G同步。但是6G在理论等各方面上还没有突破,因此6G被人类使用应该在十年以后。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也就是前面卖的关子,《您的最大理想是什么》任:我最大的理想是上街喝咖啡,谁也不认识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dirweb.com/dianyingtiantang/40.html